北京大行网站

 
产品搜索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日 :8:30-21:30
 联系方式
客服电话:18911359559
客服电话:400-831-7989
[共享单车下半场]谁来清理共享单车坟场
2017-12-05 18:11来源:大行西四环店浏览数:28 
文章附图


 央广网北京12月4日消息(记者周益帆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赤橙黄绿青蓝紫,从2016年开始共享单车突然席卷全国大城小市。资本的纷纷加注,企业的迅速投放,共享单车队伍的发展、壮大令人猝不及防。然而,共享单车从面世之初就饱受诟病,近半年包括悟空、町町、小蓝、酷骑、小鸣在内的被称为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陆续倒闭。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,聚集了资本、市场、研究者的惊愕,也给我们留下了沉重的拷问。

  在经历开盘、加注、高潮之后,共享单车行业的路在何方?这一创新形式经得起市场、消费者和时间的考验吗?一年多来,中国之声一直持续关注共享单车的发展,先后推出特别策划《我们骑车吧》、《共享单车能骑多远》。今天起我们将再次聚焦共享单车,推出特别策划《共享单车下半场》。

  大量共享单车堆积、被扣

  记者:这个车子是从哪里拖的?

  工作人员:从其他地方收过来的,这个地方实在装不下了,装到那个山里面去。

  上海浦东芳华路与方波路的交叉路口,一个近8万平方米的区域,被分割成ABCD四个区域,附近的居民说,每天都有卡车源源不断地送来共享单车。

  记者:大概有多少?

  居民:他们说起码几万部了,什么车都有,很多的。

  北京海淀区上地联想大厦对面的一处工地上,摩拜、ofo、小蓝单车等各色单车叠在一起,列成了一个长宽100多米的巨大方阵,多数车子车身和二维码没有明显的损坏。

  记者:这些单车是从哪儿来的?

  保安:乱停乱放城管拉过来的。

 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副主任、研究员吴洪洋说,共享单车被扣主要有两个原因,“现在有些城市限制投放,已经有十几个省市限制新增车辆,一旦发现有一些车辆新增或乱停乱放、违规占道经营就把它收了。”

  单车大量堆积,在合肥、南京、厦门等多个城市已出现,交通、城市管理部门只能临时开辟存放场地,少则几千辆,多则以万辆计算的单车堆积成山,被称为“共享单车坟场”。

  上海市城管系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,目前上海是由各区政府负责共享单车的管理。一般来说,由交警和城管共同配合,再委托专业队伍代为清理。“现在很多停到马路上或停到人行道上就没法走了,我们叫‘爆点’,一会儿就‘爆点’了。现在我们唯一的处理办法是把马路上的先清到场地里面,然后再处理,现在还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。”

  厦门也是如此。数据显示,仅上个月厦门市城管就清理各类共享单车超过十万辆,接近企业在当地投放单车总量的三分之一。厦门市城管局一位官员说:“城管部门牵头,公路局、治安局等相关机构正在参与,共同在等政府开展这个(行动)。我们有正式约谈共享单车企业,要求他们承担应该承担的管理责任,(但)企业投入不够,管不过来。”

  投放与收缴,背后是抢占市场和城市管理的矛盾

  原本应该起引导作用的政府,因为企业力量的缺失变成了“直接管理者”。上海城管系统官员说,收车、存车都需要多部门配合,需要投入巨大的资源,但不得不管。“没有共享单车之前老百姓乱停,指定城管,我们委托了专业公司去管非机动车。共享单车出来之后,我们委托这家公司日常管理、搬运,在收的时候我们需要交警配合,收缴主体是交警,不是城管。”

  企业也面临两难的“经济账”,如果承担起管理责任,需要在线下增加大量的运维人员,将市场重心放在二三线城市的优拜单车公关负责人武卓说,优拜尽量在进入城市之前,和当地政府做好统筹,来降低可能的支出。“乱停乱放肯定在企业成本方面,比如增加运营人员、24小时响应政府,广州、深圳好像是半个小时之内必须随时响应。我们要派更快更多的运营人员去,也挺头痛的。”

  如果不管,车辆被收走又是巨大的损失。摩拜CEO王晓峰此前谈到“共享单车坟场”问题时算过一笔账,一辆单车的成本在1000元,1万辆车是1000万元的资产。已经被收走的车,企业能不能拿回来?之后又该怎么处理?似乎现在没人能说得特别清楚。

  共享单车的政策规范还在制定之中

  有消息显示,南京相关部门已经通知各共享单车企业认领暂扣单车,并按照《道路交通法》每辆车处以50元的罚款。目前有两家企业与管理部门取得联系,表示会去认领,但还没有实质性进展。

  上海、厦门等地的交通、城管部门告诉记者,政策规范还在制定中,“我们目前正在起草相关规范,各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探索。等规范出台以后,我们联系企业按照相应规定的条件,根据规范来领回车辆。”

  小蓝、酷骑、小鸣等处在二三梯队的单车企业倒闭,让“单车坟场”问题更为棘手。以小蓝单车为例,可查资料显示它在倒闭前投放量达到70万,仅这一家企业,就可能产生数十万辆“僵尸车”。

 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副主任、研究员吴洪洋认为,对于倒闭企业车辆的处理,现在还处于观望阶段。解决“共享单车坟场”及背后的投放、管理问题,先要建立政府与企业的沟通机制。“比如小蓝或者酷骑,他们公司发布‘我们公司倒闭了,你们随便捡。’第二天就被捡光了,第一用户可以用,第二还可以卖废铁、卖橡胶。但现在不是不想要,是想要又不想管。这段时间属于双方的博弈期,前期企业扩张太快,政府管理滞后,开始逐步清理、逐步规范。”

  吴洪祥建议,政策的制定应该考虑两方面问题,一方面政府为单车提供更多的停放空间,另一方面企业通过技术手段约束用户行为。“企业和政府之间商量,共同设置可停区域,需求量是多少、投入量多少,运维人员保证什么。政府应该做的是更多地增加停车位、停车空间,在可能的地方根据需求量的变化,增减相关的停车位。企业要做的是在线上加强监督,做电子围栏和监管平台。用户打开APP骑车时就知道哪些地方可停,如果不在指定的地点停可能会扣取一定的信用分。”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